产品展示

特朗普宣布美内政部长津克将在年底离职

发布日期:2018-12-19 浏览次数:
特朗普宣布美内政部长津克将在年底离职

每一段历史都有其代表性的焦点时刻、焦点人物。聚焦这些时刻、事件和人物,历史的画面才可能被清楚地定格,才可能被恒久地铭记。

所以,一提起奥斯维辛集中营,人们便会想起德国纳粹的暴行;一说到南京大屠杀,人们便会想起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疯狂。一霎间,多少残暴、多少苦难、多少悲愤,都凝集在这个浓缩的画面之中,而这样的记忆,任凭时间的风霜雨雪,也永远难以磨灭。

这不仅是因为这些事件本身的典型意义,也因为这些事件得到了应有的聚焦。正如在法庭上,事实虽然是事实,而只有经过质证、确认才能成为铁证。

对中国人民来说,南京大屠杀只是日本给中华民族造成的血色浩劫的一个案例。侵华日军在中国留下的大量“万人坑”,作为日军残暴罪行的铁证,同样值得我们聚焦。

所谓“万人坑”,是民众对非正常死亡者大规模丛葬地的一种通俗称谓。“万人坑”的出现通常紧随着天灾、种族灭绝及战争等事件。在抗日战争胜利近70年的今天,“万人坑”中的累累白骨仍在无声控诉着日军的罪行。日军侵华造成的“万人坑”数量有多少?分布如何?具体研究有何进展?

记者行程两千余公里,探访南北几个不同类型“万人坑”后发现,学术界整体对“万人坑”发掘、研究的关注都较为有限。遗骸或有难存之日,比保存遗骸更为紧迫的是搜集、充实相关证据,通过多学科协作研究,聚焦历史焦点、还原历史真相、保存历史记忆。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分三处陈列着数百具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遗骸。这些遗骸分三次发掘,均出土于纪念馆所在地江东门附近。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副馆长王伟民告诉记者,像这样屠杀和掩埋尸体的现场,南京有17处,现各处都建有纪念碑,目前保存较完好的就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南京冬冷夏热、雨量丰沛,这样的气候条件本就不利于遗骸的保存,加之纪念馆建于水沟之上,所处环境更加潮湿。在不利的环境条件下,遗骸防腐工作显得更为重要。据了解,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遗骸保存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除保证稳定的温、湿度外,还通过科技手段对地下水、微生物等进行控制,并且随着新技术和新情况的出现不断更新相关措施。“应该说效果还是比较好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外界环境还是会给遗骸带来一些损害。”王伟民坦言。

实际上,日军侵华造成的“万人坑”远不止南京一处。1932年9月16日,日军在平顶山一次性屠杀3000余名无辜村民,并烧毁全部房屋,整个村庄一夜间灰飞烟灭。平顶山惨案被认为是九

在抚顺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内,记者见到了被发掘出的800余具被屠杀村民的遗骸。血腥的一幕被定格在数百具遗骸上,在昏暗的陈列室内,绵延数十米的遗骸给人一种无声的震撼。全部遗骸已被罩上玻璃钢保护罩进行封闭保护,这些发掘出土约40年的遗骸骸骨表面已有些发黑。尽管北方气候条件对遗骸防腐较为有利,但仍需有关部门加大投入和保护力度。记者了解到,此前平顶山“万人坑”遗骸裸露陈列,风化发黑情况较为明显,经学者呼吁和有关部门努力,现已经通过底部防水、外部加玻璃钢保护罩隔离及骸骨表面喷刷防腐材料等办法进行了处理,对遗骸腐化起到了延缓作用。

日本侵华时期造成的“万人坑”中,有相当一部分位于矿区和边远要塞,大批劳工因开采煤矿、修建军事工事而死亡。这些“万人坑”或地处偏远鲜为人知;或分属于矿务局和文保部门,管理标准并不统一;或受地方政府资金、技术等条件约束,其遗址面临骸骨虫食风化的困境。大大小小的“万人坑”中,并非每一处遗址都能得到妥善的防腐处理。

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辽宁省阜新“万人坑”是四个“满碳墓地”之一,也是东北地区保存最为完整、规模最大的一处日本侵华时期死难矿工遗址。1936年,伪满炭矿株式会社成立了“阜新矿业所”,开始全面掠夺阜新煤炭资源,他们实行“人肉开采”政策,造成大量劳工死亡。遗址距离今阜新市区有一段距离,临近遗址的路程崎岖不平。为保证原址原貌保存,散落几处的遗址被长满野草的山路连接起来。在没有参观者到访时,几个展馆的大门通常是紧锁的。如今馆内已不通电,当地文化局和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还是带上手电筒。记者观察发现,阜新“万人坑”遗骸保存状况整体良好,但仍有少量遗骸发生霉变。很多遗骸的指骨已风化消失,部分遗骸的脊椎骨也出现风化、粉化迹象。

辽宁省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原馆长赵春芳告诉记者,遗骸未经任何防腐处理保存至今,一方面得益于阜新气候干燥,同时也离不开工作人员的悉心管理,他们定期对场馆进行察看、通风,最大限度减缓骸骨变质。赵春芳还透露,他们的遗址保护规划刚刚获得国家文物局审批。“相信未来通过有效保护能更好改善当前遗址骸骨的保存状况。”他充满期待。事实上,被核定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万人坑”屈指可数,那么更多不属“国保”级别的“万人坑”遗址保存状况如何?有知情者痛心地表示,一些保存条件有限的“万人坑”遗址骸骨风化情况严重,有些只剩残骨。

但天气并没有影响到运动员们的情绪,他们冒着风雨手舞足蹈地进入闭幕式现场,演员们跳着“雨伞舞”欢迎他们。

风雨无阻,人类关于停止战争、迎接和平的梦想绝不会止步。10名来自南苏丹、叙利亚等国家的选手,组成了奥运史上首个难民代表团,他们的身后是全球6000多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这是一个饱含辛酸而又充满温暖的创举。不抛弃、不放弃,集合在五环旗下,难民运动员给奥运会赋予了更加深沉的意义。和平,是他们的“一个新世界”,又何尝不是全世界70多亿人最为深切的企盼?

风雨无阻,无论何时何地,人类关于超越极限、追求卓越的脚步永不止步。在里约的竞技场上,我们忘不了当世短跑天才博尔特书写的“三三连冠”丰碑,这位牙买加“闪电”代表了人类对速度和自身极限的终极追求;我们也忘不了泳池老将菲尔普斯勇夺5金的精彩,退役、辉煌、淡然

风雨无阻,世界奥林匹克运动大国相互竞争的势头也没有止步。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一举夺得奖牌榜首位的历史性战绩;从伦敦到里约,尽管我们仍牢牢把持“第一集团”位置,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未来仍不敢有丝毫放松。作为世界体育强国,美国代表团为维持体坛霸主地位持续加力;而借助伦敦奥运会前后对竞技体育的高度重视和巨大投入,战绩再上层楼的英国代表团赢得举国欢腾,他们的经验也值得我们借鉴。奥运会是大国和平竞争的舞台,是民族精神的集中亮相,“唯金牌论”固然不可取,但里约奥运会毕竟不是里约狂欢节,“金牌无所谓论”更万万要不得!

风雨无阻,尽管国家有大小、竞技水平有高低,但大家渴望突破的脚步却从未止步。七人制橄榄球首入奥运会,斐济男队赢得该国历史上首枚奥运会金牌和奖牌;当黄春荣射落10米气手枪的金牌时,越南代表团完成了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

在本届奥运会开始前,有一多半国家和地区代表团从未染指过奥运金牌;闭幕之际,塔吉克斯坦、波多黎各等10个代表团圆了自己的金牌梦。

在奥运会上,还有一些“风雨兼程”的无悔拼搏,更能给世人带来永久的震撼。在这些运动员和运动队身上,更能体现奥林匹克运动永恒的魅力

中国人最为珍惜的女排精神,光耀里约奥运会赛场,中国姑娘们逆境重生、拼搏奋发的“现象级”表现,不但激荡着中国人的心灵,也引起世界各大媒体的热切关注,她们的夺冠之路被认为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完美体现和绝佳样本”;41岁的体操老将丘索维金娜第七次站上奥运舞台,尽管额头已写满岁月的痕迹,手脚心磨出了时间的茧子,但她仍意气风发;非洲乒乓球的骄傲阿鲁纳,在连克庄智渊、波尔等名将后,人们惊叹他对乒乓球的痴迷,“使一切成为可能”;男子双人三米板的冠军米尔斯,7年前还是一个脾脏破裂、濒临死亡的患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通往冠军的征途要经历多少苦累和辛酸

奥运会每四年一届,集齐了整个星球上最重要的运动项目以及最伟大的运动员。伟大,有时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不是金牌得主,反而因为他们更好地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而更加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