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新金融的“中国梦”

发布日期:2018-12-16 浏览次数:
新金融的“中国梦”

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这本是个简单的道理。遗憾的是,仗着手中有权,不按规矩办事、由着性子乱来、寻租权力者大有人在。放眼当今国际关系,“有权就耍任性”的鲜活事例也不少。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近日“绕过”白宫访问美国,并在国会山发表公开批评奥巴马政府伊核问题政策的演讲,就向世人演绎了一把什么是“有权就耍任性”。

白宫对内塔尼亚胡此访极不欢迎,不仅因为总统奥巴马与内塔尼亚胡关系冷淡,更在于以色列总理同国会共和党人单线联系,“无视”民主党政府。

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国会大谈伊朗核威胁,抨击奥巴马政府正在积极推动的伊核问题谈判,称全面协议将使伊朗大规模拥有核设施,从而开启中东的“核噩梦”。

美伊两国以及伊核问题六国与伊朗近期在日内瓦展开密集会谈。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谈判进入冲刺阶段,各方均表示出在6月30日前达成全面协议的强烈意愿。

对内塔尼亚胡“拆台踢场”之举,白宫大为光火,奥巴马、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均有措辞强硬的表态予以回应,这在美以互动中相当罕见。

内塔尼亚胡出任总理将近6年来,与奥巴马就伊核问题一直龃龉不断,认定美国致力推动的所谓“双轨”策略(政治对话、经济制裁)根本无法迫使伊朗弃核。

与美国相比,以色列无法不显其小。但是,以色列领导人凭借什么在华盛顿“任性”而为且“叫板”白宫?换言之,他们用来“任性”的“权力”来自于何处?

批评人士认为,以色列领导人对美以特殊关系“牢不可破”的笃信,导致以色列在处理同美国关系以及参与中东地区和国际事务时经常会有一些“任性”之举。

在国际政治语境中,权力的概念意味着一种主导或支配能力。在美以关系中,权力则是一种相互信任关系。不幸的是,以色列领导人正在透支这种信任。

鉴于以色列议会选举将于本月17日举行,内塔尼亚胡选前造访华盛顿,意在争取国内强硬势力支持,确保利库德集团赢得选举,他本人实现连任。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将公权力私权化的行为!对内塔尼亚胡打的政治算盘,以色列国内批评声浪高涨。民调显示,中左翼联盟的民众支持率已经与利库德集团持平。

内塔尼亚胡“任性”的美国之行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不但惹翻了奥巴马政府,其国内民众支持率也不涨反跌。不知他能否由此认识到:权力亦有度,任性要不得。

有趣的是,作为国际体系中早已习惯于恃强凌人、倚权“任性”的美国,此番被自己小兄弟一通“任性”折腾,颜面顿失。不得不说,这也颇具一些讽刺意味。

美国东部时间8日零时(北京时间8日13时)刚过,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小镇迪克斯维尔山口的选民率先开始投票,这标志着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正式开始。7日,总统选举竞选活动最后一天,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

美国大多数地区的投票活动将于美国东部时间8日上午至当日晚间进行。尽管计票工作会持续较长时间,但基本反映选举结果的投票站出口民调结果预计将于美国东部时间8日深夜(北京时间9日中午)揭晓。

迪克斯维尔山口镇今年共有8位选民。记者在投票现场看到,8日零时一过,6名选民依次向投票箱中投票,未到场的一名选民此前已通过邮寄方式参与投票,还有一位居民在现场注册为选民,随后也投上了一票。

该投票站最终投票结果显示,希拉里赢得4票,特朗普获得2票。值得一提的是,一位选民将选票投给了独立候选人,还有一位选民在选票上写上了曾参加2012年总统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米特

从1960年开始,迪克斯维尔山口镇成为美国大选最先投票的投票站,与新罕布什尔州小镇哈特一起被称为美国大选投票“第一村”。今年,新罕布什尔州还有一个小镇米尔斯菲尔德也加入了午夜率先投票的行列。

蒂诺森表示,小镇的午夜投票就好像大选“发令枪”一样,他希望这种形式能够鼓励更多民众去投票。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实行选举人团制的间接选举制度。选民投票产生的是代表美国5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538名选举人。总统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选举人票(至少270张)即可获胜。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密歇根州艾伦代尔、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和北卡罗来纳州罗利。这3个州均为摇摆州,对希拉里8日锁定胜局而言至关重要。

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竞选活动是当天重头戏,数万人聚集在见证美国《独立宣言》诞生的独立厅外。希拉里与丈夫、前总统比尔

特朗普7日行程从摇摆州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开始。他延续一贯做法,声称自己所获支持好于民调机构数据,支持他的选民人数正在飞速增加。

在第二站北卡罗来纳州罗利,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展开时,希拉里还没有抵达。特朗普告诉支持者:“失败的政治体制带给我们的只有贫穷、问题和各种损失,他们却在美国人贫困化的同时变得富裕。”

北卡罗来纳州2008年成为奥巴马票仓,但在2012年总统选举时转而支持共和党候选人。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在北卡罗来纳州有着微弱优势。

特朗普随后赶往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最后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结束竞选活动。

在大急流城,特朗普告诉支持者:“我们必须赢。”“如果我们不能赢,这就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耗时间、精力和金钱的事儿。”

美国大选投票最后倒计时阶段,非政府组织“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发布了2016年美国大选筹款情况,数据显示两位候选人在竞选期间一共筹得近10亿美元。巨额捐款背后,是来自华尔街、枪支协会等各行各业的个人和游说团体,金钱背后的“权力游戏”让人心惊。

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近日在其创办的网站“”上公布了今年总统选举筹款情况:截至今年10月28日,,特朗普筹得3亿多美元。包括两人在内的24位竞选人共筹得约13亿美元。

希拉里方面,,。在支持希拉里的独立团体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吸金”能力强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美国最高法院2010年1月裁定,企业和工会有权无限制地在大选周期内向支持且独立于竞选人竞选团队的组织捐款。随后,个人也被允许无限制地向该类组织捐款。在此情况下,旨在为竞选融资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应运而生。

据敏感政治问题研究中心统计,支持希拉里的其中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优先行动”,捐款额遥遥领先于其他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特朗普方面,,支持他的独立团体筹得5900万美元。在这些独立团体中,捐款数额最大的是名为“现在重塑美国”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额为2034万美元。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规定,每名支持者在2016年总统选举党内初选阶段可为心仪竞选人捐款不超过2700美元。如果这名竞选人赢得党内初选,每名支持者可再向其捐助不超过2700美元。

对比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捐款无上限,早有人质疑大额捐助的背后是否存在不可告人的“权钱交易”。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认为,大企业和特殊利益集团之所以“大把撒钱”,目的就是换取这些“种子选手”得势之时带来的回报。

《国际财经日报》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在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包括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内的多家美国军工企业曾向克林顿基金会捐款数百万美元,以换取国务院批准其出口军火。

而共和党方面,其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等反控枪团体之间的利益链条也常为人诟病。希拉里上周在竞选活动中曾指责称,特朗普根本不会拒绝反控枪团体的游说,因为“他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他们”。“拥枪游说集团为特朗普买广告的钱比其他任何一个独立团体出的都多,光是在俄亥俄州就花了700多万美元。”

此前据“维基揭秘”网站爆料,希拉里卸任国务卿后曾对高盛等华尔街大财团做有偿闭门演讲。演讲中,希拉里称愿与华尔街进行幕后商议,甚至同意让华尔街在制定金融规则时起主导作用。

“这就是她如何通过政治经历获取捐款,”桑德斯今年1月在一次竞选活动上说,“数百万美元,来自华尔街和其他非常有势力的特殊利益集团。”

对比希拉里,本身就是亿万富翁的特朗普表现稍好,不过他所属的共和党与反控枪组织、贸易集团等群体间也是长期纠缠不清。

“卫星”通讯社评论称,可以预见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和2016年美国大选中充斥着来自各种组织和有钱人的金钱。或许,那些保护和捍卫美国宪法的人有朝一日会滑向另一边,显示自己对大企业股东的效忠。

霍尔曼对媒体说,所有选举人都要依靠这种老一套的金钱和权力游戏。因此,“在筹款方面,没有一个竞选人敢说自己比其他竞选人更有优越感”。